花都华税财税咨询公司
华税财税,专业高效
  

花都代理:[广州花都代理工商注册公司营业执] [花都申请注册一般纳税人公司] [花都代理做账报税] [花都商标注册代理申请]

首页 > 花都代理 > 代办花都运输许可证 >

花都代办食品流通许可证监管体系

    花都代办食品流通许可证监管体系经历了颇多的改变与调整

    在我国,食品药品监管体系经历了颇多的改变与调整,如果从1998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成立算起,大的监管体系调整已经进行了4次。
    1998年之前,我国的药品监管分散在多个部门,为了实现药品监管的相对集中,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成立,全国范围内的垂直管理体系开始建立。
    2003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被赋予食品监管的职能。这个职能只是虚职,只有在出现重大食品安全事件时,该局才会综合协调相关部门进行调查。但从机构名称和编制上,都出现变化,有了食品监管人员编制,该局也变身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从地位上看,该局直接向分管的国务院副总理汇报工作。
    在这个阶段,监管体系依然是垂直体系。但食品的监管职能分散在多个部门。

花都代办食品流通许可证


    2008年,大部制改革拉开帷幕,原本直接向国务院副总理汇报工作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并入卫生部。原本的垂直管理体系被打断,省以下的监管机构改为地方横向管理。这个阶段,强调企业是第一责任人,地方政府负总责。
    2013年,食品药品监管体系再次迎来大改变。工商、质检、卫生等部门的部分职能被剥离,形成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这次调整之后,垂直管理体系又被重新提了出来。
    “2013年改革之后,省以下的监管体系五花八门。为什么会这样?”胡颖廉告诉记者,从全世界范围看,食品药品监管并没有统一的方法,美国有美国的体系,欧洲有欧洲的体系,日本有日本的做法,都不一样。放到我国来看,恐怕也没有办法全国一刀切,需要地方去试。
    这样的试验已经在多个省市开始。
    在浙江、安徽、江苏,食品药品监管体系的改革在市县两级展开,这两级的食品药品监管队伍正在整合,但在省一级层面,整合还没有开始。
    在深圳,组建成立了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委员会,下设深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深圳市市场秩序管理局。工商行政管理、质量技术监督、知识产权、食品安全监管、价格监督检查等职责和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化妆品监管等职责都划入到这个机构内。
    “在深圳市区、乡镇,这个监管队伍就是一只队伍。”胡颖廉说,但在深圳市一级层面,食品药品监管局、市场秩序管理局还是分开的。
    与上述省市相比,天津的改革更加彻底,是目前国内省级单位中唯一将食品药品监管职能从上到下进行整合的地方。
    “其实,天津滨海新区的做法是走到了全国的前列,国家在2013年对食品药品监管体系的改革也是来源于天津滨海新区的探索。”胡颖廉说,此次天津的改革其实是将滨海新区的做法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了推广。
    16年来,在对食品药品监管体系的不断调整中,结果并不总是向好,监管力量不足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以食品药品监管局为例,只设到县一级,且人员很少。2011年,记者曾采访过甘肃平凉市华亭县。这个县辖101个行政村,18.4万人口,但该县食品药品监管局只有19名工作人员,平均每万人仅有1名监管人员。在当时,不仅华亭县,全国80%以上的县都是如此。
    而在很多大城市,监管力量不足的问题也同样存在。以天津市为例,该市医疗器械生产企业463家,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约1400个,2012年该市医疗器械生产企业销售额达到70亿元,但对医疗器械的监管人员编制仅有6个,实际只有5个专职监管人员。
    为了解决监管难题,天津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把天津所辖的16个区县分成6块,也就是两三个区县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实现联动监管,来提高监管效力。除了每个月都要联动开展一次风险排查外,该局还设想通过在一些医疗器械生产企业的关键生产环节上安装黑匣子,来突破监管力量不足的难题。
    而在2008年的机构改革之后,原本的垂直管理体系被打破,一些地方,甚至没有了专职的监管队伍。
    “这些年,监管队伍总是改来改去,基层工作人员都有些泄气,不知道该怎么工作。”南方某省一位食药监工作人员这样向记者表达对改革的困惑。在他看来,这种体系的改革不能太频繁,否则反倒影响监管效果。

   <<  上一篇:三局合一 天津或将试点最大尺度的改革
下一篇:花都前置审批许可证监管体系改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