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华税财税咨询公司
华税财税,专业高效
  

花都代理:[广州花都代理工商注册公司营业执] [花都申请注册一般纳税人公司] [花都代理做账报税] [花都商标注册代理申请]

首页 > 花都财税咨询公司 > 焦点关注 > 税务 >

[税负] 降低税负不应缺席稳增长和调结构

面对二十年来最弱的经济增长和逐步显现的通货紧缩风险,中国央行自去年十一月以来,采取了一系列降息、降准的举措,并在上周允许人民币小幅贬值。财政政策也开始加大财政支出力度,但是财政存款和机关团体存款继续有增无减,企业税负高企,营改增的减税效果甚微,个人所得税增长速度远超名义GDP增速。我们认为,在当前中国国有部门负债高企、投资效率提高有待改革实际推进的大背景下,有效降低宏观税负、盘活资产存量对于稳增长和调结构都有重大意义。

我国宏观税负高,主要体现为企业部门税负过高,不利于企业投资和创新。当前我国经济增长疲弱,主要原因是企业部门投资意愿不强,企业部门税负过高是一个重要原因。2012年我国狭义的宏观税负(计入社保缴费)占GDP的比重为22.4%,但是,如果计算反映真实负担的广义宏观税负,即按照包括一般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社保基金总收入以及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在内计算,2014中国政府全部收入占GDP的比重年高达37%,已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平均在30—35%之间),这与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极不相称。同时,与发达国家实行“高税负、高福利”政策相反,中国是在低福利水平上实行高税负,税负更是明显偏高。

同时,政府收入并没有及时以支出的形式返还实体经济,而是以财政存款和机关团体存款等形式大量沉淀为存款储蓄,造成资金使用效率低下,和对总需求实际的紧缩效应。截至今年7月底,机关团体存款高达20.3万亿,财政部门国库现金存款在7月底接近4.6万亿元,与国库现金管理余额最小化的原则严重不符。无论从国际上还是从中国历史看,这都是比较独特的现象。宏观税负重、政府部门的储蓄偏好、加上间接税为主的税制使得企业部门的税负过高,严重影响企业投资和技术更新的积极性。根据现金流量表计算,2012年企业税负相当于其含税可支配收入的47.4%.虽然企业上交的间接税有一部分可以转嫁给居民部门,但同样对经济增长不利。

政府拥有巨额存款储蓄和大量国有企业资产两座“金山”,未来降低企业和居民税负的空间巨大。未来盘活政府储蓄的空间巨大,应该用来降低企业部门过高的税负和社保缴纳负担。2014年底我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总资产高达102万亿元,去年利润为2.5万亿,但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2,023亿元,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比例不到10%,上缴比例明显偏低,企业和居民难以分享国有企业的收益。我们认为,未来国企改革、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和国有企业上缴利润的提升及为全民所享,可以为降低税负,尤其是高达工资28%的基本养老保险,提供巨大空间。

通过税制改革进一步降低企业税负。如果未来政府能够有效盘活两座“金山”,将有效打开降低企业部门税负的大门。在所有行业营改增改革完成后,未来营改增改革将进一步减少增值税税率档次,并借机进一步减税。目前增值税税率档次偏多,有17%,13%,11%,6%,3%五档。此外,我国间接税的比重较高,2014年增值税和营业税为主的流转税占总收入比重超过70%,主要由企业部门负担,未来改革的方向是增加直接税,比如房产税、财产税等,为减少企业税负创造条件。

不应因为财政收入下降而缩水减税力度、推迟税制改革力度或者征收“过头税”。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政府部门的税收和卖地等收入增长也明显下降,中央政府在出台改革时可能会顾虑这个因素,放缓税制改革步伐,地方政府部门征收“过头税”的现象也会存在,二者均不利于减轻企业部门税负,不利于稳增长。过去几年,减轻企业部门税负的主要手段是“营改增”改革,但实际执行过程中,减税力度不够。今年底前政府将全面完成营改增,将营改增范围扩大到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等领域。我们预计2015年的减税效应可能超过2,000亿元 ,但需要关注实际执行过程中减税力度不足的问题。我们认为,政府部门具有其他渠道解决收入增速下降的问题,比如适当提高赤字水平,加大地方债置换的力度,特别是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和存量资产的空间巨大。

   <<  上一篇:[避税] 手段翻新 跨国公司逃避税暗流涌动
下一篇:[纳税] 增值税并不突然 企业该如何应对   >>